-

暮景琛冷笑道:“原來你的惹是生非跟胡作非為,都是為了暮家的顏麵?”

暮傾心頓時有些心虛:“琛哥哥,我......我主要是想讓你看清這個女人的真實麵目嘛,你看她明明是魏自清的未婚妻卻一直朝你放電,如今又勾搭上了肖......”

“夠了,她是怎樣的人跟我又有什麼關係,倒是你暮傾心,確實不太適合這個暮姓,改天我會讓爺爺將你身上的暮姓收回!”

暮傾心頓時如同遭受了雷擊,氣血上湧,天崩地裂。

她就是靠著這個暮姓才讓名利圈的人高看她一眼,如果冇了這個暮姓,以後誰還搭理她?

一時間她承受不住這份打擊,直接昏死過去。

暮景琛揉了揉發疼的額頭,對司機吩咐道:“去醫院。”

......

肖放對南宮伊眨了眨桃花眼:“南宮小姐,我剛纔的演技可入了你的眼?”

南宮伊淡淡道:“肖放,你的演技確實不錯,但我更喜歡坦誠的人。”

“怎麼?南宮小姐想反悔?”

“我當然會說到做到,至於以後的合作,我恐怕不能再聘用你了。”

“我到底哪裡讓南宮小姐不滿意?”

“暮傾心很顯然是被人耍了,所以那個幕後指使人到底是誰?”

肖放翻了翻桃花眼,笑道:“南宮小姐果然聰慧,那我就跟你坦白。”

他隨即將暮傾心與柯妙笙相互利用的詭計娓娓道來。

南宮伊皺了皺眉,那個取代唐家成為中藥市場第一供應商的人正是柯家。

自從她來到京都後,屢屢受挫,據調查也是柯家的人擔心她的到來會衝擊他們的地位,便一直暗中使絆子。

冇想到他們不僅是商場上的對手,甚至柯家千金還把她當做假想情敵。

“這位柯小姐還蠻有意思的,隻可惜她找錯了敵人,我對那位暮先生根本不感興趣。”

“可男人的直覺告訴我,那位暮先生倒是對南宮小姐感興趣。”

南宮伊皺眉道:“那一定是你的錯覺。”

肖放笑道:“我們進入娛樂圈第一步要學會的就是洞察人心,我絕對不會看錯。”

南宮伊的心頓時有些亂了:“肖先生放心,我說到做到,合作事宜我會讓溫敏跟你談。”

“南宮小姐,我有種預感我們以後的合作不僅僅是商業上的合作,但凡你用得著我的地方儘管開口。”

“肖先生,你想多了。”

“我總覺得南宮小姐身上有一種神秘感,你來到京都恐怕不僅僅是為了發展你的中藥材事業,今天我就把話撂在這裡,但凡您不方便出馬的事情,儘管告訴我,我可以為您獻犬馬之勞。”

“你就這麼信任我?”

“我信任的是南宮小姐身上的實力,我有種預感,能夠讓我成為巨星的力量一定來自於您的支援。”

“我對娛樂圈不感興趣,你找錯了人。”

“我相信我的直覺。”

醫院。

醫生告訴暮景琛,暮傾心並冇有什麼大礙,隻是受到了不小的驚嚇。

他跟醫生叮囑了幾句,隨即去了檢測室。

掛好號之後,他這才意識到自己把南宮伊用的瓶子忘在了暮傾心的床頭上。

等他返回病房時,暮傾心已經醒來了。

她看到暮景琛頓時有些心虛道:“琛哥哥,對不起,我......我真的不是有意誣陷南宮小姐的,而是有人......”

“暮傾心,夠了,我不想聽你那些陳詞濫調的解釋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