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吃吧。”何君偉把餐盒往何伊桐的跟前推了一點。

“你到底是誰?”何伊桐一直盯著對麵戴著麵具的男人,她心生疑惑,但又實在想不起來,他到底是誰。

“趕緊吃,養好了傷就離開帝國,以後......都不要再來帝國了。”

何君偉冷漠的說完後,起身準備離開這裡。

“我喜歡吃餛飩,但不喜歡吃裡麵的小蝦米還有紫菜。可若餛飩裡麵冇有這兩種食材的味道,我又不會食用。

你怎麼知道我有這樣的喜好?

你到底是誰啊?”

何伊桐手支撐在餐桌上,從椅子上站起身來。她的情緒顯得有些激動,她感覺對麵的男人,以前一定是認識她的。

這或許......還會跟她的身世有關吧。

“......”何君偉冇有再回答她,獨自走出了屋門。

“大師姐,你覺得他會是誰?”小雨攙扶著何伊桐的手臂,試探性的詢問。

“你去跟著他,看他住在什麼地方。”何伊桐推了小雨一下,冷聲命令道。

“好。”

半夜的街道上,即使這裡是帝國,寒冷的冬季那也依舊冷清。

何君偉聽著身後的細微腳步聲,他從腰間拿出一把匕首。突然往後麵扔去,匕首精準的紮在了巷子的牆壁上。

隻差一點點,那把匕首就插在了小雨的身上,幸虧她反應快往旁邊躲了一下。

“趕緊滾回去照顧你的主子,再敢往前麵邁一步,當心下一次刀尖就會落入你的心臟。”

何君偉站在原地,冷冷的嗬斥一句。

這裡就隻有小雨一個人,她的身邊冇有任何的幫手。再加上這一次他們來帝國出行任務,死傷實在是太嚴重了,她被這麼一嚇,身體不由自主的顫抖了起來。

她冇有多停留,轉身往剛纔那個小旅館跑去。

小雨灰頭土臉的走進屋子,何伊桐依舊還坐在椅子上。不過她跟前餐盒裡麵的餛飩,她卻一口都冇有動。

“如何?”何伊桐問道。

“對......對不起大師姐,他......他發現了我,我不是他的對手。”小雨心驚膽戰的解釋。

“罷了。”

何伊桐長歎一聲,她本來也就冇有指望小雨把這件事辦成。

對方是誰她不清楚,但她可以肯定。那個人一定不會傷害她,他也肯定認識曾經的她吧。

............

白氏集團。

自從白芷若被白老太爺撤職之後,她就冇有再去公司。現在的白氏集團有白芷明管理,白一默也終於可以清閒一下,不用再天天去查白芷若犯的事。

“少爺,你要是這麼走了。一會兒老爺問起來怎麼辦?”向周杭見白一默拿著汽車鑰匙要離開白氏集團,他擔憂的詢問起來。

“你那麼聰明,肯定有辦法解釋的。”白一默打開那輛白色的法拉利跑車,快速的坐了進去。“我未來能不能娶上老婆,全都要拜托你了。”

他搖下車窗打趣般的對向周杭說道。

向周杭自然知道白一默是去依晴花店找白晴雪,可他也不能天天都去呀。這些天他每天都在絞儘腦汁的想藉口,想著如何才能夠敷衍白芷明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