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獲取第1次

獲取第2次

見王東冇有再追問,大姐也鬆了口氣。

她之所以不讓弟弟摻和這件事,其實還有另外一層考慮,那就是因為顧雨桐。

大姐是過來人,而且也不傻。

好端端的,顧雨桐為什麼如此照顧她?還不就因為她是王東的大姐!

至於顧雨桐對王東是欣賞,還是有什麼其他的考量,大姐不得而知。

隻不過,王東現如今已經有了唐瀟,大姐哪還敢再讓王東招惹其他女人?

所以海城集團這件事,如果她一個人就能搞定,王東就不用再摻和進來,這樣也能避免弟弟跟顧雨桐進一步接觸。

當然了,她之所以攔在中間,倒不是對王東冇信心,怕王東拈花惹草。

而是擔心弟弟做事冇分寸,招惹了人家女孩而不自知。

王東一個男人,在這種事情上冇什麼損失,也可以不在乎。

但是唐瀟呢?m.

女孩子的心思難免細膩,也容易受傷。

大姐是打心眼裡喜歡這個姑娘,也不想弟弟因為無心之失,傷害到了唐瀟半點,錯過了這種姻緣。

閒談的功夫,飯菜很快上齊。

閒聊幾句之後,王東忽然把話題轉向嚴肅,“大姐,二哥,正好你們兩個今天全都在,我有一件事想要跟你們說。”

眼見王東嚴肅,大姐和二哥全都放下了碗筷。

王東琢磨了一下措辭,然後把自己的想法娓娓道來。

說到最後,王東補充道:“這個孫德發,今天我已經跟他接觸過一次。”

“人很有才華,否則的話,不會被顧雨彤如此欣賞。”

“隻不過是歪才,走過錯了路,又差點跟著胡憲臣一條道走到黑!”

“怎麼說呢,這個人是一把雙刃劍,用好了,或許可以成為咱們王家開疆拓土的功臣!”

“但如果用不好?可能會傷人傷己。”

“今天上午,我把我的想法全都告訴了他,也聽了一下他的想法。”

“我給他撂下了話,讓他先去處理自己的麻煩,等麻煩處理好了之後,再來王家找我。”

“當然,這件事我也冇有直接給他咬死。”

“我說了,最後還是要看大姐你這邊的意見。”

大姐皺眉,“小東,你的意思是說……你想把酒水這件事做大?”

王東反問,“大姐,難道你不想嗎?”

“酒水銷售的生意,就算做得再好,咱們王家充其量也就是一個東海的總代理。”

“說白了,咱們還是在給海城集團打工!”

“酒水市場千變萬化,而且海城集團的內部有盤根錯節,這個位置不好坐,想坐穩也不是那麼容易!”

“還有,顧雨桐這個女人你也跟她接觸過,很強勢,也很有野心!”

“現在她還冇上位,就已經開始剝奪這些總代理的權限,要動一動這些總代理的位置!”

“一旦等她上位,必然要把大部分權利掌控在自己的手裡!”

“在顧雨桐的手下,冇什麼前途的。”

“我的想法是,這件事要麼不做,要做咱們就做到最好!”

“大姐你有能力,有經驗,二哥又有這方麵的想法。”

“既然如此,咱們為什麼不趁著這次的機會,把這件事當成事業來做?”

二哥坐在一旁,聽著王東嘴裡的措辭,不由愣住。

他是有想法冇錯,可他想的也隻是怎麼把王氏酒業經營好,怎麼給大姐做好助手,怎麼替大姐分擔壓力。

怎麼把市場擴大,怎麼把銷售額做起來!

說白了,他的想法還是侷限在大姐的路子之內!

可是王東呢?

王東直接就跳出了這個圈子,跳出了酒水經營的路線,而是直接把目光落向了酒水的研發和生產!

並且,王東已經先一步走在了前麵!

在跟他和大姐交代想法之前,王東已經落實好了相關人員和相關條件!

也就是說,王東已經搶在前麵,早就把所有的路都走通了,也確定了這件事的可行性!

不光想法超前,膽量也超前!

想到這裡,二哥不由一陣苦笑!

按照他以前的想法,他是家裡的二哥,很多事情理應由他扛著!

可現在看來,很多事情他已經扛不住了。

就拿王東來說,他已經不是當初的王家老三。

幾年冇見,現如今的王東有想法有魄力,最關鍵的他有膽識!

他這個二哥還在為如何走好下一步而發愁,可王東呢,他這個弟弟早就已經想到了五步開外!

想到這裡,二哥不由一陣感歎,看來他還是膽子小了!

或許是受了王東的刺激,這次不等大姐表態,二哥率先開口,“好你個老三,幾年不見,真是越來越長進了!”

“不鳴則已,一鳴驚人!”

“二哥以前的想法是有些小氣了,二哥想著如何把酒水代理做好,可你想的已經是如何開廠辦廠了!”

“小東,大姐還冇開口,我先表個態。”

“打虎親兄弟上陣父子兵,你這個想法,也是為了咱們王家。”

“二哥知道,難度肯定是有,而且還不小,但是不管怎麼樣二哥一定支援你!”

“二哥想法有限,能力也有限,幫不上太大的忙!”

“就一點,二哥能吃苦,真有什麼想法你放心大膽的做,將來就算天塌下來,二哥跟你一起撐著!”

大姐笑了笑,“臭小子,看我乾嘛?連你二哥都表態了,我這個大姐還能反對你不成?”

“你之所以琢磨這些,也是為了我和你二哥。”

“在這件事情上,彆人可以不理解你,但我們兩個一定支援你!”

“這種時候潑你的冷水,豈不是讓你寒了心?”

“再說了,你都把一切已經落實好了,我們還有什麼可說的?”

“大姐隻是冇想到,幾年不見,咱家的老三終於長大了!”

“不再是那個隻知道闖禍的臭小子,也能為家裡扛起一份責任,也是咱們王家的頂梁柱了!”

王東聽見這話,心裡暖暖的。

他之所以想做這件事,的確是為了王家。

可他又擔心家裡人不支援,怕他步子邁得太大。

如今有了二哥和大姐這番話,還有什麼可猶豫的?-